热门主机游戏排行榜
安慶 縣區 視頻 圖片新聞 專題 時評 國內 國際 旅游 娛樂 財經 房產 汽車 健康 情感 文教 體育
當前位置:安慶新聞網 > 綜合新聞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網購用假名被快遞員猜出 “小號”面臨難刪除窘境

  

  圖為商家工作人員為包裹貼上快遞單。 孟德龍 攝   □ 本報記者  趙麗

  □ 本報實習生 陳杭

  人人深受“被問候”之擾,但又只能無奈接受——這是當前個人信息泄露的尷尬現狀。

  更加危險的是,以詐騙為目的的“問候”電話,已經給無數受害者帶來財產損失,甚至生命安全威脅。我們不得不擔憂這些熱情“問候”背后的問題:個人信息通過各種渠道被泄露,每個人都快要變成“透明人”。

  隱私危機中的“內鬼”

  個人信息,如果沒有“內線”的幫助,私家偵探根本不可能拿到,“我不購買這些信息,但行業內的這點貓膩還瞞不了我”。也就是說,所謂的“福爾摩斯”不過是倒賣公民個人信息的掮客。

  說這話的是韓冰,曾經是江南地區私家偵探“祖師爺”。他在即將“金盆洗手”時曾說,要想聲名遠赫或是立足,就要一擊致命,抓住弱點,讓對方心底生寒。

  那么,弱點在哪里?其實就是掌握對方所有的隱私,尤其是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  問題來了,開房記錄、通話記錄、財產狀況乃至短信內容與你所在的位置信息,這些原本只可能由公安、房管、銀行、通信等部門掌握的信息,私家偵探怎么可能有如探囊取物般輕松拿到?

  已經鋃鐺入獄的周強(化名)就是一個掮客。生意成本低、收益大、來錢快還能幫助別人,是這個安徽男人開設私家偵探公司的初衷。追債是很重要的業務來源。

  在周強等人的生意經中,中間商似乎成了必不可少的靈魂人物。這些個人信息販賣者,如鬼魅般活躍在網絡上,尤其是QQ群里。在相關的QQ群里,按照賓館入住信息、航班、房產、車輛、企業登記、通信以及手機定位等各類信息,供應商分門別類。

  但是,中間商又是誰?這個問題對于我們這些潛在的“全裸者”來說至關重要。

  韓冰說,不排除個別人通過黑客侵入國家機關、企事業單位網絡竊取信息,但“這種情況太少見了”。最為主要的還是與一些部門的“內鬼”有聯系的職業信息販子。

  韓冰所述與現實案例相吻合。

  某電信分公司運維部網管中心負責核心網維護人員,這是王啟云入獄前的身份。經王啟云之手,公民個人信息被以每條0.4元的價格出售給王炳義。這個人的生意經則是名副其實的倒賣,加價0.1元至0.2元將信息出賣給有需求的人。這些人中,有懷有詐騙之心的歹人,也有希望以此精準營銷的黑心商人等。

  一條由王啟云提供信息(源頭),王炳義擔任信息掮客(上線),杜建國等人購買使用(下線)的交易網絡就此形成。

  對了,不能忘了快遞公司。

  在某快遞公司發布聲明承認公司有員工倒賣消費者的個人信息后,多家快遞公司仍在不斷上演客戶個人信息“裸奔”或者直接成為牟利工具的戲碼。由于“空手套白狼”的便捷,目前已經有了專門從事快遞單號交易的網站。這些網站是快遞單號買家與賣家交流的第三方平臺,擁有快遞單的人可自主在第三方平臺上發布單號信息。

  外賣平臺也是跑不掉的。此前,有媒體記者臥底多個“電話銷售”QQ群發現,有賣家專門出售外賣訂餐客戶的信息。這些個人信息十分詳細,包括訂餐者的手機號碼、姓名、訂餐地址等,每條信息的售價不到一角錢。在一些QQ群里,有人售賣多家外賣平臺的客戶信息,每萬條價格從700元至2000元不等。有網絡運營公司借助軟件搜集用戶的訂餐信息,打包后倒賣給電話銷售公司,甚至還有一些外賣騎手也加入了客戶信息倒賣的生意中。

  信息暴露招致騷擾威脅

  “面對信息‘裸奔’的生活,我們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”

  這是北京白領陳建萍發在朋友圈的一條信息。看似豪邁,但更多的是心酸。

  之所以有這樣的心酸,是因為下面這件事:

  “你這個態度,我要投訴你。快遞員用手指著我說,你敢投訴,我大不了不干了,你呢?他再次用手指指著我家門牌號碼,說我不就是住在×××。”這是作為兩歲孩子母親的陳建萍在兩個月前的一次經歷,她因要求快遞員送貨上樓,而且小孩不小心掛掉了通話中的電話,惹得快遞員生氣,她受到言語上的威脅。

  去年12月,北京媒體曾報道,林女士曾對一位送餐員給出差評。在被送餐員要求修改差評和取消投訴時,林女士因暫時無法立即處理,收到來自送餐員的威脅短信——“你準備搬家吧”。

  “這種事情的發生就是因為用戶個人信息的暴露,那些原本也應該匿名的評論信息,雖然的確是‘匿名’了,但配送小哥也能根據時間輕松猜到。每到這種時刻,你才會意識到原來自己的信息是如此赤裸。”陳建萍說,自從有了孩子,她真的不敢惹了解家庭信息的那些所謂的“服務商”。

  于是乎,網購和外賣不寫真名,地址不可詳細到樓層房間號或直接選擇公共快遞柜,成為不少更注重個人信息安全用戶的標配。  接著,陳建萍還要面對手機上的騷擾問題。

  “都忘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的短信應用里滿滿都是‘準到沒莊家’‘代開發票’等信息,而通話記錄里則都是打來推銷買房和借貸的號碼。”陳建萍說,“每次刪短信的時候,都會被詢問是否需要報告垃圾短信,但是報告了又有什么用呢?”

  在采訪中,很多民眾認為,為了保護自己,形成了收到快遞后撕下或是涂毀信息單的習慣,但仍擋不住快遞公司內部存在的監守自盜。

  因為據報道,不少電商都愿意花錢購買這些快遞單信息,有時候一個月在這方面的開銷可高達一二十萬元,但商家認為這已經比盲目的線上推廣成本低多了。此外,小額貸款機構也非常喜歡這些用戶信息,因為“剁手族”都是“打電話一問一個準,多數都是缺錢花的主”。

  “保護不了自己”的無奈

  為了想讓生活清凈一些,不想“裸奔”的消費者又啟用了“手機小號”。

  簡單來說,“手機小號”就是各運營商和互聯網公司推出的虛擬“第二手機號”服務。通過App,用戶可以在不添加sim卡的情況下獲得另一個手機號,用于注冊不算太重要的App、收驗證碼以及應對租房中介、快遞等情景。

  雖然聽起來挺美好,但用“小號”也有不少潛在問題。

  “我們無論注冊什么都得用手機號,‘小號’的確能非常便利地解決需要用手機號注冊App的問題,同時也能減少推銷電話的騷擾。”曾經開啟過“小號”模式抵抗騷擾的陳建萍對記者說,問題是,當你不再使用該“小號”注冊的App時,你原本用來注冊各個App的手機號將被回收。也就是說,獲得該號碼的人將可以隨意登錄你原本注冊的各種賬戶,甚至盜用與之關聯的其他個人信息,因為網上有通過手機號查詢注冊過網站應用的服務,“除非你很主動地去注銷和解綁曾注冊過的每一個賬號,而且還是得在該賬號是可注銷的前提下,曾經有媒體針對93個應用進行試驗,其中只有23個允許用戶在網頁或應用端自行注銷”。

  而據受訪民眾反映,“小號”打電話的功能不是很穩定,所以當你想用它來簡單收個快遞、點個外賣都可能會失敗。

  “總而言之,作為一名日常使用外賣點餐、網購和各種App的普通網友,我在嘗試保護自己個人信息路上并不成功。也許,該采取行動的,不應只是用戶自己。”在采訪最后,陳建萍問了記者一個問題,“我們盡了作為消費者和用戶可做的舉措來保護自己,但效果仍相當有限。這些連我們都已經看清的安全問題,互聯網產品公司會看不到嗎?”

看完本篇,您心情如何?
热门主机游戏排行榜 大乐透极速赛车中奖规则 吉林快三跨度总走势图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今晚体彩31选7必中3个预测 快乐打筒子3人微信群 河北时时11选五结果 360票新时时 港彩透1码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购买 北京时时11选5开奖 五分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分分彩号码怎么看